蘑菇app最新版下

未分类

红裘小衣的罗晨曦蹑手蹑脚得翻回自己家的院落,翻墙的动作熟练而流利,看得出这种事,她不是第一次做。

红色的身影刚刚跃过墙,紧接着又是一团黑影高高跃过墙,大黑狗虎子追随着主人跳回院子,可是相比起主人的平安落地,虎子的遭遇就要有些惨了,前脚才刚刚着陆,两条后腿就被一股大力骤然提拎起来,一把给甩出了那座高墙。

只听到虎子一声哀嚎的余音,便已经没了影子。“虎子~!”罗晨曦刚要愤怒转身,去瞧谁这么大胆敢伤她的爱犬,可是脑袋才只是转了一半,就被人重重拎住了耳朵,这一次哀嚎得变成了她。

不用看也知道揪住她耳朵的是谁,这种手劲力道,她从小到大可是没有少吃。

“师傅,师傅,松手,疼!”罗晨曦一秒认怂,可怜兮兮得求饶着。

可是那只拎耳朵的手却是一点也没有要松的意思,一个有些愠怒的男子声音传来:“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师傅,那我怎么不记得教过你这飞檐走壁的绝学啊!”

“呜呜……师傅,疼!真的疼!”罗晨曦眼泪已经在眼眶里着打转了。

终于,那个男子也是有些不忍,松开了罗晨曦的小耳朵,轻轻将她朝前推出了几步,却是见到那只大黑狗正探着脑袋爬在墙头,向着院子里头张望。

一身藏青长衫,年龄至多只有三十多岁的儒雅男子,伸手朝着墙头伸手一指,恶狠狠得说道:“再有下次,直接送厨房!”

虎子似是通了人性,闻言连忙将脑袋往墙下缩了缩,对于这个男子,哪怕是有着暗夜狼王血脉的犬中之雄,也不敢展露出一丝半毫的野性,否则它很可能每二天真的会被送到罗家人的餐桌上。

罗晨曦揉着眼睛哀怨道:“师傅,你今天怎么啦,下手这么重,平日里你都舍不得擒我这么久!”

男人的眼中闪过一抹阴郁,叹了一口气道:“你就知足吧,如果换了你父亲来这里,你今天屁股挨的板子要是少于一百下,以后我管你叫师傅。”

优美山间的波西米亚女子

闻言,罗晨曦的心中顿时生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,师傅是何等处变不惊的沉稳性格,从小到大,一直都是她最敬佩的人之一,虽然他也常会与自己开玩笑,可是眼下这明显不是在玩笑。

“师傅,究竟发生什么事了,我爹他怎么了?”罗晨曦小心翼翼得询问道,语气再不敢有半点的娇蛮。

男人深深看了罗晨曦一眼,沉吟许久也是没有亲口将那个消息告诉罗晨曦,他太了解,罗晨曦对于那位自己的亲哥哥是何等的亲近,若是知道这个消息,怕是要当场崩溃。

“跟我来吧。”已经发生的事情,无论想要如何去回避也终究是躲避不开的,趁着罗晨曦嘴巴微张,男人屈指弹了一枚红丸到罗晨曦的口中。

罗晨曦一惊,下意识一咽,将红丸咽到了腹中,惊忙问道:“师傅,你给我吃的什么呀?”刚刚问出这个问题,罗晨曦就感觉到一股沁凉的气息在自己的腹中散开,瞬间她整个人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。

“冰心丹。”男子说完便朝着院外走去。

“冰心丹?师傅你给我吃这个干什么?”一边说着,一边加快脚步跟了上去。

才刚刚走到外院,一股强烈的不安便袭上罗晨曦的心头,可此时冰心丹的药力也开始逐渐起效,哪怕感觉有万般的不安,罗晨曦的内心却是古井无波,一片的沁凉。。

当瞧到自己父亲那张苍老了不止十岁的面孔,罗晨曦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而且她已经猜测到问题是出在自己的哥哥身上。

整个家族能够让自己的父亲如此关切,如此心神牵挂的,恐怕也只有自己那个号称百年来,罗家最杰出的少年天才,罗苦玄了。

做为当代罗家家主的罗司涛,一直以来,可以说是一步步推动罗家走到如今辉业顶峰的人,饶是这样的人杰枭雄,遇上丧子之痛,依旧是免不了那断肠之痛。

他在罗苦玄的身上投注了太多的希望,甚至已经在开始为之铺路,走出业辉城,便是他所谋划的第一步,接着他会一步一步将自己的儿子推到比肩王候的高度。

可是现在,这些付出,这些谋算都已经付诸东流,而他罗司涛已经再没有那么多精力再去培养第二个罗苦玄,再者整个罗家又哪里能够找出第二个天资像罗苦玄一般的年轻新人。

“爹,师傅,大哥出什么事了?”孟珺桐的脸上毫无表情,可是眼角已经有眼泪像是断了线一般落下,她感觉不到心痛,却不意味着心不会痛。

嘴里问的这个问题,在她的心中何常不是已经有了一个令她无法接受的答案。

从小到大,大哥总是毫无条件的宠溺着她,无论有什么好吃的,好玩的,总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她这个做妹妹的。

任何人要是敢欺负她,哪怕是族里头那些年长力强的族兄,他也会牵着她的手,提着铁棒去给自己讨回公道。

这么多年,在家里,永远只有她罗晨曦欺负别人的份,这当中何其不是那个惊才绝艳的哥哥给自己带来的无形庇护。

罗司涛看向自己这个最小的女儿,嘴角抽动了两下,没有能够说得出话来,他红着眼睛将头转到一旁,不想让女儿瞧到自己现在的这副落寞。

罗苦玄瞧到了父亲手边桌案上放着的一柄断成三截的短刀,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哥哥的随身兵器。

她缓缓走到桌边,伸出手想去触摸那断刀,可是手指在靠近刀身不足一指距离处停了下来,刀断人亡,这可是她大哥曾经亲口说出的,竟然还真的一语成谶了。

哪怕是冰心丹的药力正在起作用,罗晨曦依旧是控制不住的手指颤抖。

一个宽厚温暖的手掌轻轻按在了她的肩膀上,儒衫男子轻叹道:“你大哥他……”

“告诉我,是谁杀了他!”冷冰冰的声音中字字透尽刺骨森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