咪视频app破解版

未分类

前院坐了一溜儿的赵家人。老的、小的、亲的、堂的,就差远在外地的赵老二一家子男丁。

整一个大家族聚会~

关有寿倒是想立马退出,可来都来了,倒显得他小题大做。

“正说你呢。”赵支书朝他招了招手,“坐到这来。”

关有寿摆了摆手,让他别站起来。自己则就近入座到赵传元和赵传清哥俩身边,边笑道,“今晚大聚会?”

他这是打定注意趁这一缓冲避开了赵支书的前一句话。不管是客套之语,还是什么玩笑话,总归是孤军奋战。

亏!

老亏老亏的!

于是关有寿又一次错过老院最新消息。本来就是,赵支书这不说,赵家人更不会在他前面多提关大爷他们。

如今他们父子俩人,包括他与兄弟间相处的如何,谁没个数,谁又会凭白无辜地扯些不愉快的话题。

“我们刚刚在说到最近两天传得纷纷扬扬的那件事。”赵传元凑近了他,“就是那个串联。这不清子他们几个想出门。”

赵传元之所以凑近,绝对不是为了说什么秘密,而是这俩人自从一出纳一会计的合作下来,习惯了这动作。

白嫩娇娃闪亮大眼迷人

“好啊,多出去走走不错。”

赵传清闻言得裂开嘴,快瞧得见喉咙,“我就说关三哥有见识。”

关有寿扭头斜了他一眼,“少给我下套啊。你得先确保安,再有就是出门在外,多看少说。”

赵老爷子赞同地点了点头。这可是金玉良言,不是关系处到一定份上,关家小子可不会这么直白随口就来。

“老叔,我给你拎包。”赵铁蛋终于不甘寂寞地发出今晚第一句,“还有我还能保护我姑她们。”

“不行,这点没得商量。”赵传清一口回绝,想想又哄道,“老叔不在家的日子,就要在家保护大人。”

“我爹有在家。”

“可咱们家需要保护的人不少。先不说你太爷爷,咱就说你太奶奶、你爷、你奶、你娘,还有你弟弟。”

“是吧?有一大票的人需要你保护。老叔看好你,你行的!为了奖励你,你今晚去列张单子给我。”

“你有钱吗?”

“你老子有啊。”

赵老爷子见孙子越说话题转得越远,瞪了他一眼。

一旁的赵大爷见状立马咳嗽一声,“爹,那就让清子他们都去一趟我弟哪儿,还是咋的?”

“就他去吧,两个姑娘家就算了。”

“行,那我让孩子娘开始准备东西。”

“准备啥?”说着赵老爷子又是一个瞪眼,“车上都是人挤人,你让他们背着东西影响都不好。”

这语气已经当着晚辈的面非常给儿子面子,不然赵老爷子真想一巴掌拍过去。都不先动动脑子!

可他让明白当初何曾不是见这个大儿子秉性忠厚,这才帮老大选了待在家里守业,而是让老幺出去闯。

大孙子倒是不输于他老叔,可世道如此,慢慢熬,熬过去,有能力的自然有一朝摆脱农门。

想到这儿,赵老爷子摇了摇头。还是儿孙自有儿孙福,不能管太多,一个个的都是当了老子的人了。

“你义叔有写信回来没有?现在他咋样?”

关有寿正听得有趣,不料想老爷子突然问道他,连忙回道,“就拍了电报报个平安。不过我之前有给他打了一个电话。

最近在医院动了手术,右腿上的。刚开始还不想让我知道,还是小北告诉我。他这是怕我赶过去呢。”

赵老爷子失笑摇头,“问了手术后能成功多少没有?”

“说是能恢复到七八成,还要看后期复建效果。如今腿上都还绑着石膏,他怕我担心,我就当不知情。”

赵老爷子哈哈而笑,“这做派符合他的脾气。他这是把你当成了亲姑爷,别辜负了他一片心意。”

关有寿点了点头。

“伤筋动骨一百天,得要有些日子养。你打算几时过去?秋收后就走,还是等他能移动再接回来?”

这个答案一时半会儿的,关有寿还真无法给出。他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是打算等他拆了石膏看情况如何。”

赵老爷子微微点了点头,“这样是对的。几时要给他寄包裹,或者要过去跟我提一句。马老三有句话倒是说对了。还真少了一个打架的对手。”

“好。”

赵老爷子无语地瞪了他一眼。一瞅就知道这小子没入心,可还真不好打听梅大义在京的地址。

他是欠了人情想还,可人家会不会怕他攀关系?能让齐参谋长的小侄子都要尊称一声义爷爷,只怕身份不低。

赵老爷子又摇头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,但也无疑在儿孙前面跟关有寿再多提起一句梅大义。

趁着刚刚提到的串联,老爷子就岔开话题逗赵传清。

“爷爷,我真不想入伍。”

“担心娶媳妇必须要到年龄?”

“爷爷~”

“我又不是你奶,少来这一套。你真不想当兵,我和你爹还能押着你?你看你爹,我押他去了没有?”

“我就觉得咱们家最开明的就是你和我奶。家有一老犹如一宝,咱们家可是有两个大宝贝。”

越说越没谱~赵老爷子虽然这么想,可眼里带着满满的笑意。要关平安说,她最懂她太爷爷了,就是喜欢好听话~

一旁的关有寿瞥了一眼侧对面的赵大爷,见他跟着赵老爷子他们一对祖孙的话连连点头,垂下了眼帘。

“多少人想当兵,偏偏这混小子还想啥上学。”赵传元悄悄跟他嘀咕着,“你大舅子家的老大好像也是今年毕业吧?”

肯定的。对于这一届的高中毕业生,别说是清子想不开,估计很多成绩优异的学生都会想不开。

关有寿暗暗为赵传清叹息,据他所知,这孩子可不光成绩优异,更是县城高中的风云人物。

“好像是跟清子同一个年级。”关有寿悄声说完,左侧的赵传清看似在听对面赵老爷子与赵支书交谈,却微微点头。

关有寿笑了笑。

“你媳妇说了没,她大侄子是咋个打算?”

闻言,关有寿又微微朝赵传元偏过脑袋,“听说现在也是在家待着。先看看呗,到底是咋回事总有个眉目。”

生不逢时,可惜了。

这俩都是大学生的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