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短视频看片免费版

未分类

执法队骑着高头大马,杀气腾腾地扑向塔楼。

马蹄声越来越近,朱医师狠狠给了发呆的林萧一巴掌,“不要犯糊涂!留下没有任何作用!执法队每一人都是大宗师高手,拥有强大的手段,一个黄金战士,拿什么跟他们掰手腕?”

“还愣着干什么?别浪费了朱医师一片好心!”一名大宗师冷声喝道。

朱医师转身对那名报信的少年说道,“马上带林萧走,回医馆,从地道离开,找苦头陀!”

“是!”少年拉着林萧,不由分说将他拽走。

“朱医师!千万保重!”林萧大声吼道。

塔楼有后门,少年拽着林萧一路逃了出去。

两分钟后,整个塔楼就被执法队包围了。

十二名大宗师部在列,另外还有近百名黄金战士,将塔楼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一名身穿青衣,脸庞瘦削的中年男子,骑着马慢吞吞行了出来。

在他手边横着一把丈二长枪,明亮的枪头闪动寒芒。

枪神战青衣!

日系体操服少女运动场上写真

“人呢?”战青衣沉声问道。

朱医师慢慢从楼里走了出来,冷声道,“我放走了!”

“朱言?”战青衣冷着一张脸,“为何放走嫌犯?”

“他不是嫌犯,凶手另有其人,等到流云醒来之后,自然就会见到分晓!”朱医师脸色有些苍白,因为他知道战青衣是什么角色,冷酷无情。

战青衣胯下骏马纹丝不动,俯首静立,偶尔嘶鸣半声,似是充满了恐惧之意。

“朱言!私自放走嫌犯,可知该当何罪?”战青衣慢慢俯身,居高临下地问道。

其它执法队员面容肃穆,没有任何表情显露出来。

朱言深吸口气,“愿凭执法队责罚!”

铮!

银枪发出铮鸣,被战青衣横握在手,猛地一枪刺出。

嗡!

空气似乎都凝结了。

噗嗤!

这一枪堪可贯通日月,霸道无双。

朱言同样是大宗师高手,然而面对这一枪却毫无反抗能力,当时就被贯穿肩膀。

“呃……”朱言闷哼。

哗!

战青衣提起枪身,顺带着将朱言高举半空,然后狠狠掷出,“带走!”

哗!

两名执法队大宗师高高跃起,将朱言生擒在手,然后翻身落于马上。

漫天鲜血洒落。

远处。

林萧看到这副场面,不由睚眦欲裂,差点没忍住冲出去。

“圣子!先万别冲动,出去只有死路一条,执法队那帮人绝不会手下留情!”少年生拉硬拽把林萧扯回胡同,沉声道,“现在马上跟我回医馆,然后从暗道离开,寻找苦头陀!”

林萧忍着悲痛,攥紧拳头,跟随少年快步离开。

“这帮混蛋,不问青红皂白便伤人,岂有此理!”

“哎!乾坤院不比外界,这里自成体系,一切都要按规则来办!执法队掌握生死大权,除了院主有权掣肘之外,其它人根本不值一提!”

“如今老院主身死,圣女还未即位,执法队就是天王老子,我们根本惹不起!”

少年一边摇头叹息,一边带林萧穿街走巷。

十分钟后,终于来到朱言的医馆。

医馆静悄悄的,远没有林萧想象那么热闹。

“朱医师平时很节俭,治病从来不收钱,是个大好人,就是人直了些,不会跟那些长老执事打好关系。”少年悄悄朝医馆里瞅了眼,“走!我们去密道!”

医馆只有一个老头看着,看到少年进来带着个陌生人也不意外,随口问道,“朱医师没回来?”

“老梁!朱医师暂时回不来,回家休息吧。”少年随口应道。

“靠!小子又想把我忽悠走,然后在馆里胡闹是吧?”

“咳……怎么可能?”少年翻个白眼,引领林萧直往后堂走。

老者颤颤巍巍站起来,想追过去明显有心无力,只好又颓然坐了回去。

“到了!”

来到后院一个假山面前,少年在一个镂空的石头下掏了掏,只听轰隆隆声起,假山内移出一扇石门。

“走吧!”少年当先进入通道之中。

林萧随后跟上。

通道崎岖难行,珠网密布,是灰尘,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来过了。

林萧好奇地问道,“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朱小能!”

“姓朱?”林萧愣了下,“跟朱医师……”

“我爸!”朱小能随意说道,自嘲地笔笑,“私生子!”

林萧有些尴尬,笑道,“原来如此!”

“外人面前,我都叫他朱医师。”朱小能反而不在意,“朱夫人死的早,朱医师又没有后人,我就回来当个跑堂的,反正外人都知道,只是不说透而已。”

林萧默默点头,话锋一转再次问道,“那个苦头陀又是什么来历?为什么要找他?”

“苦头陀……大概是乾坤院最另类的一个人了吧?”朱小能沉吟道,“总之跟我爸……习惯了,还是叫朱医师吧,关系很好,生死之交!”

“他能帮我?”

“应该可以,至少可以帮隐藏起来!”

“现在咱们的关键是要等流云长老醒过来,只要他能说出凶手或是借此查到真正的凶手,那么圣子就没事了。”朱小能忽然停下脚步,“等一下!”

林萧微微一怔。

“上面有声音!”朱小能竖起耳朵仔细听起来。

林萧十分意外,凭他的耳力都没有听到什么异响,对方竟然捕捉到了声音?

“不太妙!执法队竟然找上了苦头陀!”朱小能微微皱眉,咬着牙说道,“看来狄威把关于朱医师的所有情况都告诉了执法队,这个狄威真是个王八蛋!”

林萧竖起耳朵仔细聆听,总算听到一些只言片语的片断。

“苦头陀,如果看到林萧…………懂了吗?”

苦头陀的声音很嘶哑。

“我……白……么……”

林萧听不太清楚,看向朱小能。

朱小能慢慢退后,压低声音说道,“我们暂时不能出去,战青衣在上面。”

“就是那个拿枪的?”林萧瞳孔狠狠一缩。

战青衣给林萧的感觉非常不好,他估摸着,只有师父剑无极能与之抗衡。

“对!”

战青衣一马一枪,横身立在苦头陀面前。

苦头陀穿着破旧的袈裟,手里端着一个木碗,淡淡说道,“战大人放心,如果有消息,我定会第一时间通知。”

“哼!”战青衣长枪所指,冷声道,“如果知情不报!死路一条!”

“明白!”苦头陀不悲不喜,默默地双手合什。

“走!”战青衣一抖缰绳,马儿一声长嘶,队伍瞬间绝尘而去。

“哎!乾坤院又是一场浩劫……”苦头陀静等执法队离开后,默默地来到花坛之前,弯腰摆弄着那些花花草草,也不知对谁说道,“们出来吧!”